雅典上空的“幽灵航班” 失压梦魇的太阳神航空522号航班

  2005年的一天,一架战斗机在雅典上空追踪盘旋的波音737客机,空军飞行员通过无线电和客机进行联络,客机没有任何回应。空军飞行员却看到驾驶中闪过人影,大家都误以为有人劫持了这架客机。不久后这架客机坠毁在希腊雅典北部山区的葛拉玛提克,事故共导致121人遇难。

  522号班机是从塞浦路斯拉纳卡国际机场飞往捷克布拉格国际机场,中间经停希腊雅典国际机场的国际航线号航班的飞行员是汉斯莫顿,59岁,累计16900飞行小时经验,他也是太阳神航空为了应对繁忙的航运任务而聘用的德籍飞行员。副驾驶是来自塞浦路斯的卡拉蓝思博,51岁,拥有7549小时飞行经验。

  2005年8月14日天气晴朗,522号航班飞行员在做起飞前的例行检查,飞行员在起飞前要对飞机的各种设备进行检查,这也是飞行前的“必修课”。太阳神航空经营的是包机业务,消费者可以获取很高的折扣值。

  时值暑期周末,机上有很多家庭一同结伴度假,此次航班一共搭载了115名乘客,其中有67名乘客刚刚度过塞浦路斯的假期要返回雅典。

  522号航班得到空管的允许后顺利升空,他们将要爬升至3万4千英尺的高度层飞行。客机在向既定的高度层爬升时,突然驾驶舱响起了警报声。飞行员怀疑是起飞设定的警铃,不过通常情况下起飞设定的警铃只有在地面时才会响起,以提醒飞行员飞机还不能起飞。

  当时机长对问题并不确定,他通过无线电联系塞浦路斯拉尔那卡机场的太阳神航空签派中心寻求帮助,随后飞机上的主警报灯也亮起,这可能代表机上某个系统过热。

  飞行员经过签派中心得知522号航班的冷却风扇灯亮起,当飞行员和地面工程师在寻找两个警报器的原因时,大多数乘客还不明白怎么回事,氧气面罩已经滑落下来,大家才感觉到遇到了烦。

  飞行员并不知道客舱的氧气面罩已经落下,他们在想搞明白起飞设定警报器和系统过热的问题,地面工程师试图了解客机上进一步消息的时候, 522号航班却突然失去了联系。

  522号航班的航程在一个半小时左右,但是这架客机却在空中以盘旋的状态待了超过两个小时。此时522号航班又处于静默状态,大家担心这是一起劫机事件。

  雅典是一座人口超过3百万的大城市,如果飞机坠入市区,会造成极为惨重的事件。希腊官方决定派出两架F-16战斗机以调查522号航班,但是战斗机的飞行员没有得到任何回复。

  其中一架战斗机飞到522号航班驾驶舱附近,战斗机的飞行员看到有人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并倒在仪表盘前,只是当时看不到机长。战斗机飞行员用无线电和雅典航管中心联系,说明他看到522航班的驾驶舱只有一个人,而且没有任何反应动作。

  战斗机飞行员观察客舱的情况,发现里面死寂一片,随后他在驾驶舱看到一个移动的身影。战斗机依然跟随着522号航班,但是他们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此时522号航班突然左转并开始快速下降,飞机从1万多英尺的高度开始坠落,在距离地面2100英尺高度时,机长座位上的人第一次对战斗机做出回应,但是他们没有通话,战斗机飞行员和当地航管中心都无法和客机用无线电联系。

  在客机起飞3个小时后,522号航班撞上了地面。战斗机飞行员也立刻将这一情况汇报给了航管中心,消防救援人员立刻展开了救援行动,但并未发现任何幸存者。

  太阳神航空公司是一架小型航空公司,只运营3架飞机,此次坠机事件对航空公司影响甚大,522号航班亦是希腊史上最严重的坠机事件。

  522号航班事故的过程更让人不安,虽然航管人员能联系到客机,却没有人知道机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坠机现场更是一片狼藉,调查人员马上开展调查工作,他们首先找到了驾驶舱语音记录仪(CRV),但记录仪本身受损严重,记录器也不见踪影。

  522航班的尸检报告显示,在坠机那一刻飞机上所有的人都有生命体征。但是如果这些人都还活着,为什么战斗机飞行员没能看到客舱内有活动的迹象?

  调查员在驾驶舱的残骸寻找事故线索时,发现了一个令人震惊的线索——在飞机上坠毁时,控制飞机的人是空乘员安德烈。

  驾驶舱记录仪的记录器在几天后被发现,调查员在语音资料中发现,飞机坠毁前的最后时刻的记录是虚弱的“Mayday、Mayday(国际通用的无线电通话遇难求救讯号)”,安德烈在寻求最后的帮助。

  事实上,安德里作为空服员的拥有商用驾驶执照(CPL),这也是一名航线运输飞行员的基础,遗憾的是他所受训的内容并不能解决522航班所面临的困境。当他被人看到操控飞机时,522号航班已经在空中飞行了将近3小时,最终耗尽了燃料坠毁。

  调查员发现在坠机事故发生的一年前,同一架客机曾发生过快速减压的问题,客舱的氧气面罩自动脱落,空服员感觉行动和呼吸都很困难。当飞机下降到安全高度时,空服员发现客机的后舱门并未锁紧,舱门的顶端和底部的铰链处发生松动,客机马上迫降在附近机场,所幸无人伤亡。

  维修记录显示522号航班在执飞当天,这架飞机的后门依然有问题存在,飞行日志显示飞机需要进行临时的维修。

  飞机在8月14日晚些时间抵达塞浦路斯,机组人员在飞行途中还听到很响的砰砰声,在后舱门上还有结冰现象。但是这架飞机要在几小时内再度执飞航班,飞机降落后不久工程师开始检查问题,为了确保飞机舱门的密封没有安全隐患,工程师还进行了加压试验。

  在正常的飞行状态中,飞机的发动机将空气打进机舱内(图7、8)。客舱中为了确保氧气的良好循环,机尾的小阀门可以让部分氧气逃逸出来。

  客机增压过程中的机舱犹如一个压力罐头,在发动机没有启动的情况下,工程师将飞机的备用动力设备将空气打入飞机,就像给轮胎寻找漏洞一样。他们给客机检查增压密封度时,使用气压计检测内部的压力,当时并没有漏气的现象发生,522航班的客机似乎状况很好。

  工程师进行一系列的维修检查后,在技术日志上签字确认。爆炸性减压能够解释522号航班所发生的事,假如氧气突然泄漏到飞机外,机上应该无人能够承受这种环境。战斗机飞行员亦没有在客机机身上发现任何破损现象。

  现在留给522号航班事故调查员面前的疑问是,为什么乘客和飞行员都不省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