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草铸就大产业——定西建设中国“西部草都”加快草牧业发展专家

  一辆三轮车拉一吨新鲜玉米秸秆,一吨260元,一天两趟,年收入20000元。这是安定区宁远镇红土村村民李东明一年草业收入的写照。

  带动130余户农户,户均增收2050元,年加工紫花苜蓿等各类牧草产品10万吨。这是安定区李家堡镇黄金村山地牧草种植基地发挥合作社优势,带动农户增收的写照。

  年加工草品100万吨以上,年总产值达1.5亿元,纯收入3000万元,带动1.5万户农户和3000余户贫困户以种草实现脱贫增收。这是甘肃民祥牧草有限公司发展草产品的写照。

  2016年,年产鲜草总量达300万吨,牧草产值达到10亿元,培育饲草种植大户3000余户,农民人均草牧业可支配收入达1950元。这是安定区一年草牧业发展的写照。

  一株株不起眼的紫花苜蓿、红豆草、青储玉米秸秆,却让定西草牧业成为年总产值达120亿元,农民人均收入达1700元,继马铃薯和中药材之后,带动农民脱贫致富的第三大主导产业。

  这便是定西发展草牧业的初衷,也是9月6日定西召开建设中国“西部草都”加快草牧业发展推进大会的重大意义,更是让全国各地的200余名草牧业专家学者、企业家聚集到专家论坛现场,共商定西建设“西部草都”、加快草牧业发展的真实原因。

  黄金村山地牧草种植基地,满山的紫花苜蓿随风摇曳,欣喜地迎接远方来的客人。前来观摩的与会人员纷纷拿出手机、相机,按下快门,拍下了这满山的紫色。

  新疆呼图壁县现代农业投资有限公司负责人狄东高兴地说道:“看见这满山的紫花苜蓿,让人感觉非常震撼,相比会场里翔实的数据,这满山的紫花苜蓿才是定西草牧业的缩影,也让我更加切身感受到了定西草牧业发展的广阔前景。”

  《定西草产业的发展及深远意义》《草畜产业有机发展》《旱区草种开发及制约因素》《高端草品及草畜一体化建设》……在9月7日召开的专家论坛上,来自全国各大院校、科研院所、企业的专家作了专题报告,为定西草牧业的健康快速发展问诊把脉,传经送宝。

  滔滔不绝的发言,热情激烈的探讨,如雷的掌声久久回响……所有参会嘉宾认真聆听、详细记录、深入思考,总结草牧业今后一个时期发展方向。

  “定西地处黄土高原丘陵沟壑区,干旱少雨,水土流失严重,这也就决定了定西发展草木产业的必要性。我和这里的很多专家一样,来过定西很多趟,也亲眼见证了定西草牧业的快速发展。”兰州大学生命科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郭旭生在作的题为《定西草产业的发展及深远意义》的报告中说,“定西要进一步延伸草牧产业链条,拓宽产品销售渠道,加快产业绿色有机发展,推动定西建设中国‘西部草都’步伐。”

  定西市安定区是一个十年九旱、自然条件严酷的传统农业县区,随着城镇化进程的加快,越来越多的农民进城务工,土地撂荒现象突出。”王永军是定西市鑫源马铃薯良种专业合作社的理事长,去年他本人在庙川村流转了1000亩地种洋芋,今年又带动大户种植2000亩、农户种植3000亩。

  近年来,作为大宗农产品的马铃薯价格时常起伏不定,行情时好时坏,甚至频频陷入暴涨暴跌的怪圈,“过山车”般的行情往往造成薯农利益受损。对于安定区而言,马铃薯产业转型升级是产业从价值链的中低端向中高端的上升过程,更是产业竞争力全面提升的关键。

  甘肃是全国六大牧区之一,有天然草原2.67亿亩,占全省面积的39.4%,草原是省内面积最大的土地类型。正因草业资源、区位、科技、基础等诸多优势,奠定了我国草产业的摇篮和中心,成为我国草产业发展的缩影和风向标,全国名副其实的草业大省。

  小草铸就大产业——定西建设中国“西部草都”加快草牧业发展专家论坛及观摩活动侧记

  2016年,年产鲜草总量达300万吨,牧草产值达到10亿元,培育饲草种植大户3000余户,农民人均草牧业可支配收入达1950元。一株株不起眼的紫花苜蓿、红豆草、青储玉米秸秆,却让定西草牧业成为年总产值达120亿元,农民人均收入达1700元,继马铃薯和中药材之后,带动农民脱贫致富的第三大主导产业。